排列三开奖
點擊這里給金令牌獵頭顧問發消息
 金令牌首頁 金令牌獵頭 十佳職業經理人評選 最佳雇主評選 加入俱樂部 《職業經理人周刊》 會員區   薪酬調查報告登錄 簡體 
Rss訂閱
《職業經理人周刊》 獵頭公司
職業經理人俱樂部首頁 >> 經理人資訊 >> 經營管理 >> 今日視點 >> 正文

區塊鏈社區的宿命:從現實組織到數字社群


  《職業經理人周刊》   獵頭班長v微博   微信:AirPnP   2019/2/25
獵頭職位搜索
獵頭|自助獵頭
兼職|推薦人才
1 2 3 頁 共3頁

如果說最近的區塊鏈領域還有什么可以被稱之為新聞的話,那么N多知名機構的瀕臨瓦解,無疑是吃瓜群眾的一大看點,短短幾個月內,區塊鏈行業產能的出清達到了讓人瞠目結舌的程度——年初還喜氣洋洋,年底就凄凄慘慘。上午還社區維權,下午就企業欠薪,從一個另類的角度向人們詮釋了什么叫做“幣圈一天,人間一年”。但是,與去年年中大家興致勃勃地圍觀行業名人之間的口水戰不同,對于最近行業內所出現的企業與社區危機,包括媒體在內的各路機構都是一片沉默,因為在行業大趨勢整體向下的情況下,誰也不敢保證,同樣的事情會不會在幾天之后發生在自己頭上。

著名獵頭機構推薦金領職位
金令牌搜索企業 職位 經理人 專訪 社區 會員
通用航空公司COO 80-120萬北京
著名文旅集團-總經理 300-400萬北京 上海
國家級旅游產權交易中心-總經理/副總經理 400-600萬北京
酒業集團/A股酒業上市公司營銷負責人300-700萬北京 上海
輕奢侈品男裝-品牌總經理(上市公司并購國際品牌)100-120萬上海 杭州
體育地產(資產運營方向)副總經理年薪70-150北京
金融控股集團-融資租賃公司總經理120-180萬北京 上海
國內上市公司-安防行業-總經理50-80萬上海 河南

區塊鏈領域商業組織的整體崩潰,實際上再明顯不過地暴露出了一個現象:這個行業內商業組織的建構本身就存在問題。畢竟,如果是個別的企業或社區出現異常情況,倒也不是太讓人意外,但現在的問題是這個行業內幾乎所有的商業組織都人人自危,反倒是能夠持續穩定運行的機構鳳毛麟角,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不是參與到這個行業里的人不行,而是這個行業的發力方向出現了問題,就像一個人如果連一場小病都撐不過去的話,那八成是他的先天基因不良;而一類商業組織如果連稍微嚴苛一點的行業寒冬都熬不過的話,很可能是因為它們本身就建立在松散的流沙之上。

那么,區塊鏈商業組織究竟出了哪些問題?什么才是構建鏈上共同體的正確方向?而人們又該如何去落實它?為了回答這些問題,在繼《公鏈三部曲》和《應用三部曲》之后,筆者開啟了一個新的系列專欄文章,也就是《社區三部曲》,來較為系統地描述一下區塊鏈商業組織目前存在的問題、未來的發展方向、以及其對整個行業可能產生的影響。本文為三部曲第一篇《區塊鏈社區的宿命》的上半部分。

一、習慣的未必是準確的:企業與社區間模糊的邊界

相信很多朋友都已經注意到,最近的區塊鏈領域出現了一種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很多項目在創始人以企業的形式推進一段時間之后,忽然毫無征兆地就宣布撒手不管了,當然這種事情不能明著來說,而要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把項目托付給社區。這樣的事情發生得多了,久而久之便給人們留下了一種印象:那就是企業是中心化的,社區是去中心化的,兩者之間是一種對立的態勢,就算不對立,他們也是完全不同的兩類組織。然而,在企業與社區具體哪里不一樣的問題上,人們始終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這樣一來,便涉及到了一個問題,企業與社區之間真的有特別明顯的界限存在嗎?相關的資料告訴我們,恐怕不盡然。

事實上,當我們查詢“企業”與“公司”的含義與起源時便會發現,英文中的“公司、企業”一詞(corporation),本身就帶有“社團、團體”的意思,而中文就更有意思了,“公司”一詞最早被廣泛應用時,跟現在的這種法人營利機構根本沒什么關系,它所指的其實就是明末清初閩粵兩省的地方小黑幫,比如說“聚勝公司”、“蘭芳公司”等,其性質跟現在人們所熟悉的什么斧頭幫、三合會之流差不多,至于“社區”,本來就跟“協會”一樣,是一個有點“XX是個筐,什么都能往里裝”的、有點萬金油性質的詞,這里就不展開講了。

圖:中文中“公司”最早的廣泛應用,其指的是南洋華人所建立的一個幫會組織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企業與社區這一對看似完全不同的兩個詞匯,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產生了某種程度上的相通之處?要回答這些疑問,我們就要梳理一下企業的歷史與過往。事實上,當筆者上網搜索企業的發展軌跡時,發現相關的信息是異常模糊的,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在人類的社會發展史上,有很多個“最早”,比如說最早的成型國家是古埃及、最早的商業銀行是威尼斯銀行,最早的紙幣是北宋交子,這些時間點都異常清楚。但是唯獨企業,你基本搜不到一個公認的“最早”。就筆者所見到的結果來看,網上的備選答案簡直稱得上是眾說紛紜,其中包括成立于1347年的斯多拉·恩索(瑞典),成立于公元578年的金剛組(日本),成立于公元前400年的Murashu&Sons(巴比倫)等等等等。

那問題來了,上面這些選項究竟哪一個才是正確的?答案是:都不正確。因為坊間對于“企業”的概念,本身就沒有一個特別明晰的定義。按照《辭海》的解釋,企業指的是“從事生產、流通或服務活動的獨立核算經濟單位”——所以你看,它并沒有把拿到某種許可證、或是對股權進行怎樣的處置作為是否企業的標準,只要有相應的經營活動便可,哪怕是一個小作坊也成。這樣一來,便涉及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你永遠也搞不清楚企業最早的發源地,因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組織;而只要有組織,就需要相關的經營活動來維持生計。那按照詞典上的定義,這些組織全都符合“企業”的概念。如此算來,企業的發展歷史,大概要跟人類文明與社會組織的歷史一樣長。

從這點來看,企業的雛形、以及其核心的本質,實際上本來就是各種各樣的社群或者社團,在各國政府于近代陸續剝離掉它們的軍事職能后,便形成了我們今天所見到的現代公司。由此你便不難理解,為何各個企業之間會有如此的天差地別,比如說互聯網科技公司跟傳統石油公司的畫風就完全不同,因為不同的經營業務,決定了他們的組織架構是不可能相同甚至相近的。互聯網行業的新生性與發散性,決定了程序員們必然天馬行空與奔放不羈,而石油行業的傳統性與嚴肅性,也注定了石油從業者肯定會一本正經和循規蹈矩。

事實上,不僅僅是行業之間,即便是身處同一個行業的企業組織,也經常會因為所處的文化圈不同,而呈現出完全不同的基因與形態。舉個例子:沙特阿美、新日本石油、中國石油這三家公司,它們雖然都是石油行業的翹楚,但孕育這些企業的不同文化背景,使得他們看上去像是基因完全不同的三個物種——沙特阿美(阿拉伯美國石油公司)堪稱美國州政府的縮影,其不僅擁有獨立于沙特和美國政府【注】的高度自治權、甚至還配有類似于“州防衛隊”的安保武裝力量;而新日本石油和其他的日本企業一樣,頗像是封建社會中地方諸侯的變種,高管與員工之間如同領主與武士一般,都對彼此的忠誠度高度看重,輕易不敢炒對方魷魚,否則很容易受到國內的商業社會排斥。至于中石油就更不用說了,本身就是中國政府在機構改革時、從石油部中“政企分離”出來的產物,因此也保留了政府機關的一些習慣,比如說會定期開展相關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等。(【注】沙特阿美公司最早的兩大股東就是沙特和美國公司,因此從理論上講,是會受到沙特和美國法律的制約的。)

毫無疑問,不同的行業與文化,使得世界上的各類組織呈現出頗為多元化的形態,但這樣一來,便涉及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具有極大差異性的機構,如果想要對等地進行商業合作,若是不對自己的身份做出適當調整,在商業對接上會存在很大困難。舉個例子,中國為什么在80年代要搞國企改革,把很多部委都改制為企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中方同外國公司進行貿易時,如果相關的機構堅持要以政府部委、而非企業的身份來打交道,相關的工作是很難繼續下去的,比如說像石油部這樣的政府機構,雖然擁有異常龐大的固定資產,但你無論如何也無法把它推向股票市場進行IPO,但如果你把它改成“中石油公司”,那就沒什么問題了。盡管這家公司的畫風,實質上跟政府部門也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同樣的道理,用在世界各地的很多組織上同樣適用,它們表面雖然都對外宣稱“XX公司”、但畫皮下面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還真不好說。由此可見,像“公司”也好,“企業”也罷,這些詞本來就是人們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為了讓各種基因迥異的組織以對等的身份來快速對接,進而交換資源各取所需,所作出的一種文法上的妥協。就像國際社會經常會用“country”這個概念,來對王國、聯邦、共和國、酋長國等各種完全不同的政體進行“一刀切”一樣。說白了,其本質上都屬于偷懶的作法。而“偷懶型速成”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會讓當事人貪小便宜吃大虧,類似于往英語單詞上標同音漢字一樣,也許能很快讓菜鳥入門,但如果想要進行稍微深入一點的研究,馬上就會誤入歧途,就像十多年前很多民營企業家想把松下幸之助這類管理大師的經驗用到自己的公司中一樣,結果做到最后也沒有幾個能真正落地的。畢竟中日企業這兩類組織的基因本身就千差萬別,你想把日本企業的器官移植到中國企業的體內,不產生強烈的排異反應已是萬幸,想要妙手回春更是一廂情愿。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思想上拄著“企業”這個稱呼的拐拄得太久,反而忽視了企業真正的本質,進而陷入“大家都一樣”的思維陷阱了。

由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當我們評判區塊鏈這一新生領域中的企業時,很難用其他行業的公司來進行對比評判,因為最前沿的行業,它的商業組織形態必然是我們前所未見的,正如你不能在90年代的時候,通過將互聯網公司與石油公司進行對比,得出前者“無組織、無紀律、無前途”的結論。然而有一說一,目前所見到的區塊鏈企業雖然在某些方面也堪稱活久見,甚至屢屢突破人的心理底線,但它們肯定不是這個行業最理想的組織形式,那其存在的問題究竟在哪里呢?老實說,這個問題看上去很小,實際上卻很大,以至于如果要對其進行回答,我們必須梳理一下人類社會組織的發展歷程,畢竟,只有深刻地了解過去,才能夠更好的預測未來。

二、僅僅是表面的共識:社會組織的三層基礎資源

我們還是來回顧人類社會組織的發展歷史。在主流的話語體系中,人類的發展是一段波瀾壯闊的偉大歷程,無論是從人類生命的長度還是寬度來看,科學發展給社會帶來的推動可以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然而所有的饋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這種“人或最贏”的話術似乎忽視了一點:那就是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人類社會發展所帶來的成本之一,暗藏在人際關系與社會組織關聯度的逐漸瓦解之上。換句話說,人類歷史的發展既是一個生活質量逐漸提高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社會組織度逐漸衰退的過程。只不過前者的得到往往是看得見的,而后者的流失往往是看不見的。直到近年來,社會才猛然察覺到相關的跡象:譬如包括手機在內的通訊工具正在拆散包括家庭在內的傳統社會組織,直到這時,人們才想要去進行一些補救的措施,比如打造所謂的“無手機校園”等。然而醫學知識告訴我們,當病灶已經發展至能讓你從外部就察覺到的程度時,往往就已經無藥可救了。科技的進步與社會的發展也是如此,而它所產生的結果,自然也是不可逆的。

那么,人類科技的發展進步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削弱社會組織度的?要回答這一問題,我們需要對社會組織的基礎進行一個檢視。事實上,如同惡性腫瘤在爆發之前,其病灶往往會在內臟器官上潛伏多年,并逐步侵蝕人的健康細胞一樣;科技發展對人類組織的瓦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包括“手機拆散家庭”這類的事情出現之前,它其實已經經歷了一個相當漫長且復雜的醞釀期,而其所針對的目標,同樣也是社會組織的底層根基。畢竟,正如建筑的華麗屋頂需要梁柱、墻壁、地基等設施共同支撐、而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懸在空中一樣,社會組織也是要以諸多社會資源為基礎來進行構建的。在本篇文章中,筆者認為,無論是企業也好,還是社群也罷,支撐這類社會組織持續運行的社會資源總體來說有三層。這其中最上面的一層,是過去一年間、被幣圈無數次提起的一個詞——共識。

圖:共識等社會資源對于社會組織的支撐作用,相當于梁柱與地基對于華麗屋頂的支撐作用

隨著“共識機制”一詞伴隨著比特幣的出現而為人所知,“共識”一詞在沉寂了數年后,再次于中國社會中廣為流傳,不過嚴格來說,“共識機制”和“組織共識”這兩個詞之間有著非常大的差異。當然也可以認為,區塊鏈中的“共識機制”,是那種決策機制與執行動作都最為簡單的,可以被輕易數字化與程序化的共識(算力比拼與信息記錄)。

不夸張的講,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絕大部分的區塊鏈社群組織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尋找共識。在很多圈外的人看來,這樣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傳統行業的結社模式,一般是先形成共識、再有組織,此種推進方式的好處是:組織會有一個比較成熟且穩定的發展根基與方向愿景,整體結構相對來說比較穩定,即便有對這些組織不感興趣的人誤打誤撞地闖了進來(比如說很多找不到理想工作的應屆畢業生),也可以通過“回顧歷史+展望未來”式的行業或企業教育,讓這些新人感覺到自己正在做一件順應歷史大潮、能夠改造世界、且獨一無二的事業,從而使得企業可以在對方的思維里植入早已封裝好的模塊化共識,最終心甘情愿地為這些工作而奉獻自己的時間。

但是,在區塊鏈行業,這一過程可以說是正好反了過來,也就是先形成組織、再去找共識(具體原因后文會提到)。這樣的發展模式顯然是詭異無比的。打個比方:前面我們曾經提到,共識是社會組織的底層基礎資源之一,因此對于傳統行業來說,“先共識、后組織”的模式,大概相當于通過把花種撒到土里來種花,屆時花朵將會按部就班地逐漸成長,相對來說比較容易。而區塊鏈行業的“先組織、后共識”,則相當于把一枝斷花栽在土里后、盼著這支花在底層基礎欠佳的情況下存活,其難度可以說是非常之大。而現實也證明了筆者的這一論斷——在長達將近一年的時間里,各種區塊鏈微信群往往最活躍的時候就是扯皮和互撕,除此之外,幾乎再沒有對行業做出任何正面的貢獻。直到現在,區塊鏈社區的共識究竟為何物,都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圖:兩種組織發展模式的對比

為什么“區塊鏈社區共識”會成為這么多社會名士的滑鐵盧?原因很簡單,他們雖然感知到了社群的基礎是共識,但卻沒想到“共識”也是需要別的東西來支撐的,換句話說,他們并未意識到共識下面還有其他更深層的社會資源。這一下就變得很麻煩了——如果說傳統行業的結社形式相當于往土里撒花種,在這個過程中,你可能不需要知道花的底層結構(比如說根莖)有什么用,甚至可能都不需要知道有什么東西;但對于區塊鏈行業來說,他們的結社形式相當于把一枝成型的花栽到土里,讓其穩固的生長,這樣一來,你必須知道花的底部是什么結構,如此才能把它的整個部分都移植進去,否則的話,你很有可能會只把花朵和花莖砍下來插到土里,結果自然是必死無疑。

(來源:巴比特)

1 2 3 頁 共3頁


我們尊重原創者版權,除非我們確實無法確認作者以外,我們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在此向原創者表示感謝。本網轉載文章完全是為了內部學習、研究之非商業目的,若是涉及版權等問題,煩請聯系 [email protected] 或致電 010-85885475 刪除,謝謝!

發表評論:
主題:
內容:
匿名發表 驗證碼: 登錄名: 密碼:   個人 企業
發帖須知:
一、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二、請注意語言文明,尊重網絡道德,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三、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四、您在本站發表的言論,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五、發表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金令牌獵頭
企業找獵頭   職業經理人找獵頭
CEO相關資訊
更多>> 
CEO焦點企業對話
更多>> 
CEO相關獵頭職位
更多>> 
十大獵頭公司推薦金領職位
關于我們 | 招聘獵頭 | 獵頭 | 自助獵頭 | 懸賞招聘 | 十佳職業經理人評選 | 年度最佳雇主評選 | 會員登錄 | 企業 | 職位 | 設為主頁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搜索 | 獵頭招聘 | 獵頭公司 | 《職業經理人周刊》 | 職業經理人俱樂部 | 沙龍活動 | 資訊 | 刊例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版權所有  獵頭服務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E-MAIL:club@execunet.cn
京ICP備050259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1605
點擊這里給金令牌獵頭顧問發消息 獵頭顧問  
排列三开奖